苏州园林的精美和明清“苏作”家具自古以来独步天下,在祖国灿烂的传统文化中自成一派、举足轻重,但以香山帮匠人为代表的工匠同样也面临着严峻的后继无人,甚至技艺失传的客观事实。苏州香山帮匠人工艺衰落的原因主要有两个,一是匠人的收入低、劳作苦,一般的匠人年薪不超过3万,而做得好的匠人年薪不超过5万,本地几乎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匠人职业。香山帮工匠老龄化趋势严重,一般工匠年龄在40岁以上;二是香山帮传统营造技艺面临走样的困境,由于香山帮技艺的传承方式主要还是口传心授,所以并非短时即能奏效。目前不少的仿古建筑只能临摹到香山帮传统技艺的“形”而无“魂”,做出的活“走样”的多。(苏州“两会”上,政协委员、苏州大学社会学院陈红霞副教授曾这么总结)。

其实很多有识之士、民间力量虽奔走呼吁或自发保护,但杯水车薪均无法做到系统性的保护和传承,令人感到鼓舞的是习总书记、李克强总理在党和政府的工作报告和多个场合讲话中,都多次强调“工匠精神”。 “工匠精神”,如今成为决策层共识,写进政府工作报告,显得尤为难得和宝贵。

“工匠精神”一词,最早出自于著名企业家、教育家聂圣哲,他培养出来的一流木工匠士,正是来自于这种精神。相信随着国家产业战略和教育战略的调整,人们的求学观念、就业观念以及单位的用人观念都会随之转变,“工匠精神”将成为普遍追求,除了“匠士”,还会有更多的“士”脱颖而出。聂圣哲曾呼吁:“中国制造”是世界给予中国的最好礼物,要珍惜这个练兵的机会,决不能轻易丢失。“中国制造”熟能生巧了,就可以过渡到“中国精造”。“中国精造”稳定了,不怕没有“中国创造”。千万不要让“中国制造”还没有成熟就夭折了,路要一步一步走,人动化(手艺活)是自动化的基础与前提。要有工匠精神,从“匠心”到“匠魂”。一流工匠要从少年培养,有些行业甚至要从12岁开始训练。要尽早恢复学徒制。税制要改革,要促成地方政府对制造业重视的局面。中国的教育要学德国、日本而不是美国。

这种需要投入、培养、发掘、传承世界性的遗产,唯有政府牵头,并依托苏州园林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这样的国企,就像保护和传承苏州评弹一样,开设“苏州木工学校”,从资金投入、人才培养、职称待遇上给予法律和政策上的保障,才能让“苏作”工艺发扬光大,让不断富裕起来的普通民众从懂得欣赏、收藏到进入广泛实用,感受到苏式慢生活和苏派传统文化的精髓所在,这也是真正践行习总书记“中国梦”,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的伟大实践!